笑傻你经典笑话大全-脑筋急转弯,笑破你的肚子,考究你的智商!
最给力的笑话笑傻你
热门标签:
当前位置: > 365体育开户 >

长江计算机集团原董事长购房装修用公款支付

时间:2018-07-11 18:2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AD300*250

  2006年底,为了掩盖顾建国帮他支付140万元购房款的事,焦自纯要求顾建国把奖励给儿子100万元的资料和手续补全。2009年底,下属李之红被立案侦查,焦自纯担心自己受到牵连,为填补40万元的漏洞,又让顾建国补了一张40万元的“借条”,还特意把落款提前到2006年下半年购买别墅的时候。最后,焦自纯还不忘和顾建国串通了口供。

  小公司挂靠大集团

  倪某是上海某包装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他找上焦自纯,也是看中了长江(集团)大国企的背景和焦自纯手中的权力。2000年,倪某想要承接长江(集团)的包装业务,通过老乡认识了焦自纯。倪某提出想把自己的公司挂在长江(集团)名下,这样可以顺理成章地接下长江集团的包装业务,还可以借国企的影响力去联系更多业务。而焦自纯也想把这些公司的业务量列入集团的报表范围以增加业绩,于是当即拍板:长江(集团)入股倪某公司,并将该公司改名为长江计算机(集团)某包装材料有限公司。此后,倪某借着长江(集团)的金字招牌,联系到一些知名大公司做包装业务。为了显示他公司的大国企背景,在倪某的请求下,焦自纯还以长江(集团)董事长的名义出面与这些客户洽谈,让他们放心把业务交给倪某去做。

  2006年底,倪某公司所处的地块要进行动迁,可以拿到一笔不小的动迁费。倪某担心长江(集团)会按入股比例分走动迁费,就找到焦自纯,要求长江退股,放弃参与分配倪某公司的动迁费,并承诺在长江(集团)退股后,每个月给焦自纯3000元“好处费”,直到公司正式动迁。焦自纯同意了。2008年5月,将长江(集团)退股的相关手续全部完成。从这年6月至2009年12月,倪某依约每月给焦自纯3000元,共计5.7万元。就这样,焦自纯又一次慷国家之慨,鼓了自己的腰包。

  购房装修用公款“买单”

  焦自纯在接受各路老板的孝敬之余,甚至还把黑手直接伸向了长江(集团)旗下的公司。

  1988年就进入上海长江建设公司工作的李之红,于2003年被正式任命为长江浩远房产公司总经理,焦自纯也于同年被任命为该公司董事长。长江浩运公司是长江(集团)下属的国有公司,除经营方向等重大问题需要由董事长焦自纯决定外,公司具体的经营活动包括财务等方面,李之红都有权决定。而静江房产公司则是长江浩远房产公司全额投资的项目公司,由李之红全权负责。李之红是两家公司财务的“一支笔”,这种一人独大、无人监管的公司治理结构,都为焦自纯后来授意让李之红侵占公款提供了便利。

  2004年初,焦自纯看中了静安河滨花园的一套房子,打算给儿子当婚房。由于儿子从小到大都和他们夫妇住在一块儿,焦自纯想和儿子住近些,今后也好相互照应,就打算也在这附近买一套房子。2004年4月他又选中了一套复式房子。两套房价共计260余万元,这对焦自纯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但他又舍不得卖掉旧房子。

  此时他想到下属李之红任总经理的两家房产公司。资金流动比较频繁,经常有大额款项进出,李又是公司财务的“一支笔”,完全有条件去套取公款来帮他支付房款。于是他找李之红说道:“购房款我自己准备出一部分,再找银行贷一部分,不足的你就用房产公司的公款付掉。”他还特别叮嘱,“要把房产公司的账做平,千万不要出问题!”李之红明白焦自纯这是想用公款给自己买房,她非但没有提出异议,还自信可以做的天衣无缝,因为从他们两人职务上看,套取公款很是便利,再加上此时静江公司在开展东海园项目需要支付大量资金,她大可以在项目过程中通过虚增一些费用来套取公款,并且把帐做平。念及于此,李之红便自信满满地向焦自纯打包票:“焦总,您放心!”

  之后,李之红替焦家办理了购房手续,其中一套房子以焦自纯儿子的名义在银行贷款了90万,焦自纯拿出102万--这102万元钱款中有50万元,正是先前顾建国的行贿款。剩下的购房款、契税等73万余元都是由李之红用公款“买单”了!

  2004年7月左右,焦自纯准备装修新房,他又吩咐李之红去找一个和下属房产公司没有关系的装修队,装修费也用公款支付。前前后后,焦家只买了灯具和若干家具等,两套房子其余的装修费、材料费、购买电器的费用等由李之红用70余万元公款支付了。

  上述这些用于购房和装修的公款,是李之红花了一年时间,利用与本单位有业务往来的几家公司,通过虚增工程量、虚增动迁奖励费、虚构工程配套费等手段陆续从长江浩远房产公司的项目公司--静江公司套取而来的,总计170余万元。除她自己贪污30万元用于购房外,其余的140万元都是为了给焦自纯的房子买单,对此,公司其他人一无所知。

  焦自纯贪污公款后,犹如惊弓之鸟一般,一次次地找李之红确认这笔钱是否“安全”。2005年新房装修完成,放心不下的焦自纯找来李之红询问:“这些钱有没有问题?”“这笔装修费是通过其他公司从静江公司的钱套出来的,不会有问题的。”李之红回答干脆。“要处理好,千万不要出问题!”他再三叮嘱。

  2009年底,上级单位对焦自纯开展离任审计,他在整理购房发票时,发现有一张发票在付款方式上注明是票据支付的,更加担心李之红是直接拿了房产公司的支票为他支付购房款的,便把她叫到家中,紧张不安地询问她这笔钱的来源。李之红一再保证:“我没有直接动用公款,这个票据应该是‘调头寸’的,公司帐上也是做平的,您就放心吧!”见她如此信誓旦旦,焦自纯这才放下心来。

  其实,自从指示李之红贪污公款以来,在长江(集团)每年组织的对下属公司审计时,焦自纯都特别关照要对长江浩远房产公司和静江公司的账务进行审计,确实从未在审计过程中发现过房产公司的账目有问题。但案发后,检察官在一张张的发票和一行行的账目记录中仔细查找线索,梳理证据,最终,将李之红亏空的每笔公款的来龙去脉都查得一清二楚。

  在诸多落马的局级干部中,焦自纯显得比较“干净”,他一不养情妇,二不奢侈挥霍,三无不良嗜好,唯一所执念的也就是“房产”。作为局级领导干部,在经济上有所保障,但他却铤而走险,晚节不保。据他交代,这些房产都是为自己和儿子“屯”的。而用国家的钱,去为自己的“小家”谋福利,成为国有资产的“硕鼠”,那么有朝一日身陷囹圄也属必然。

  在铁证面前,焦自纯真心诚意地认罪坦白,曾多次婉拒检察机关让他请律师辩护的提议,并让家人退还了全部赃款,他自己也说:“真正做过的事是掩盖不了的,做这些弄虚作假的东西其实都没什么意义。”在法庭上,当焦自纯作最后陈述时,他感谢检察机关治病救人,表示认罪服法。

  如今被羁押的焦自纯,因患严重的糖尿病每天都要注射胰岛素,当提到可爱的孙子时,他更是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责任编辑:www.xiaoshani.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