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傻你经典笑话大全-脑筋急转弯,笑破你的肚子,考究你的智商!
最给力的笑话笑傻你
热门标签:
当前位置: > 365体育开户 >

罗彩霞称身份恢复曾想过撤诉 案件对心态影响大

时间:2018-07-11 18:2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AD300*250

罗彩霞称身份恢复曾想过撤诉案件对心态影响大

罗彩霞 资料图片


  立案15个月罗彩霞案今开庭

  备受关注的“罗彩霞案”在立案15个月后,于今日上午在湖南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开庭审理。

  最初,罗彩霞向8名被告提出连带赔偿13.52万元,包括10万元的精神抚慰金,并要求王佳俊停止侵害她的姓名权、受教育权。昨天,赔偿金额已修改为141990元。

  据了解,该案虽然在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但是由天津市西青区人民法院合议庭人员审理,“主要原因应该是王峥嵘(冒名顶替者王佳俊之父)在湖南服刑”。

  据报道,2009年10月,王峥嵘被判有期徒刑4年。

  今日现场

  罗彩霞出庭律师忙准备

  今天上午8点,负责此案的罗彩霞的5名代理律师已经赶到法院。其中一位律师告诉记者,他们正在做着开庭前的最后准备。

  而据专程前往长沙采访的《每日新报》记者报道,罗彩霞今日亲自出庭,她的家人今天包乘一辆客车专程从邵东县老家来长沙旁听,罗彩霞的代理律师共组织了9组证据。

  将主要围绕“8名被告人侵犯罗彩霞姓名权和受教育权;各被告的过错和需要承担的责任”等方面进行表述。

  据了解,这次罗彩霞起诉的被告共有8名:除了王佳俊、王峥嵘一家三人、邵东县第一中学(以下简称邵东一中)、邵东县教育局、贵州师范大学、贵阳市教育局外,还加上了贵州师范大学历史与政治学院院长唐昆雄。

  此次庭审的被告之一的邵东县教育局将派出相关领导出庭,而另外两个被告单位,贵州师范大学和贵阳市教育局则聘请了律师进行应诉。

  而此案的主要被告人王峥嵘则很可能不出庭参加审判。

  天津法官坐镇长沙法院

  此次案件是由天津市西青区人民法院合议庭人员审理,但是开庭地点则在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此前,邵东县第一中学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各被告住所地及侵权行为发生地都不在天津市西青区法院管辖范围,应由湖南省邵东县人民法院管辖。

  之后,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驳回邵东一中对管辖权异议的上诉。

  罗彩霞的代理律师徐国强介绍,这是因为被告冒名顶替者王家俊的父亲王峥嵘目前在湖南服刑,有利于其出庭传讯,所以借长沙中级人民法院这个地点审判。

  不过徐国强同时认为,这次开庭尽管是为了方便被告王峥嵘出庭,但是审判期间,王峥嵘一家出现在法庭上的可能性依然很小。

  庭前采访

  代理律师:为被告出庭更改审判地

  昨天,徐国强对记者表示,他预计这次案件对于罗彩霞姓名权的侵犯应该可以成立,但是对于受教育权侵犯的判罚则比较困难,目前我国民法通则里没有受教育权这一项。

  徐律师估计这次审判短时间很难宣布最后结果,不过他们还是对这次起诉比较乐观。如果审判没有达到预想结果,是否上诉还将由罗彩霞决定。

  在被问到罗彩霞目前的状态时,徐国强说,罗彩霞在有意识地冷处理媒体。

  因为之前过多地暴露在新闻之中让她产生了比较大的压力,对于这件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一些恶意的评价让她很难受,所以现在她的态度也算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

  采访手记

  罗彩霞曾说,如果有选择的机会,她宁愿什么都没有发生。一个贫困山村的平凡农家学生,由于自己的身份受到侵害而受到社会铺天盖地关注和评论时,再坚强的人可能也会有一丝惶恐。

  在最初的沟通中,罗彩霞不断拒绝记者的采访,与记者的交谈里,她也始终小心翼翼,因为她不想再让人们觉得她在炒作什么,她只是想要回她的身份,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而已。

  从最初博客上的“请别惯性人生,亦别惯性麻木”的倔强不屈,到后来“承受不住绚丽的光环,也背负不起沉重的枷锁”的犹豫彷徨,罗彩霞的态度慢慢发生着改变。

  在看到一些揣摩谩骂与威胁的评论后,她刻意地淡出了媒体的视线。罗彩霞承认有些话深深伤害了她,而不停地解释让她亦感疲倦,更重要的是家人的担心和安全让她放心不下。

  其实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网上支持罗彩霞的人还是绝大多数,但是也有一小部分声音对她的动机产生质疑,甚至辱骂,有人认为这是部分人操纵有意为之。但能揭露事情本质的只有真相和正义。

  “罗彩霞事件”是一个弱势群体向一个强势群体抗争的典例,就像她说的被磨圆了的石头里面都隐藏了一颗方正的心,罗彩霞追讨的不只是法律应该偿还给她的姓名和身份,还有赋予公民应该拥有的尊严。 本版文/王晟

  对话当事人

  由于受到了一些质疑声音的影响,罗彩霞不愿再在媒体前多说什么,她表示,开庭前一直在忙于研究案情,有很多事要处理,很多资料要看,每天的时间都比较紧张。但经过不断地追访联系,记者在这次开庭前还是采访到了罗彩霞,在反复沟通后她还是说出了一些心里话。

  ■谈“冒名者”

  她叫“罗彩霞”心里肯定很别扭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FW”):被人顶替上大学的事件让你从茫茫人海中无名的人,一下子受到所有人的关注,习惯么?

  罗彩霞(以下简称罗):从无知,到诚惶诚恐,我不晓得,我的哪句话又会惹起别人的猜测和误解。

  FW:之前和王佳俊关系怎样,这件事后会恨她吗?

  罗:之前和她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我从没有说过恨她,我知道她比我承担着更大的压力,我相信她叫“罗彩霞”的时候,肯定也很别扭。

  ■谈案件

  身份恢复后曾经闪过撤诉念头

  FW:这件事对你的生活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罗:对我及全家的影响都很大,从身份到工作……至于最大的,估计是心态。

  FW:你现在的生活状态怎样?恢复正常了吗?

  罗:还好吧,所有的波折最后都是归于平静,我也不会例外……我会努力好好整理自己的心情……

  FW:在王峥嵘被判刑,你的身份也基本恢复后,有没有想过撤诉?

  罗:闪过那个念头,但经历了这么多我希望它能最后解决。

  ■谈心态

  希望做回“哭鼻子”的自己

  FW:你曾说想找回真实的自己,那么你希望真实的罗彩霞是什么样的?

  罗:我一度认为自己无比的坚强,真实的罗彩霞很爱哭鼻子,有很多扛不起的事情……不过,我还是希望自己可以很强大,可以保护家人,保护自己,可以不再让家人为我操心,可以有能力改善家里人的生活……

  FW:这段时间里,你会用博客来表达你的心情,我发现你博客里只链接了一首歌曲——《隐形的翅膀》,是因为这首歌反映出你的想法吗?

  罗:每次听这首歌,都很有感触,它给我鼓励与勇气。我有过徘徊,有过彷徨,但我相信,我能有双隐形的翅膀……

  FW:从博客中可以感觉到你从开始的坚定慢慢变得动摇,是什么原因?

(责任编辑:www.xiaoshani.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