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傻你经典笑话大全-脑筋急转弯,笑破你的肚子,考究你的智商!
最给力的笑话笑傻你
热门标签:
当前位置: > 365体育开户 >

罗彩霞称官司了结心里无负担 不会再毫无戒心

时间:2018-07-11 17:5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AD300*250

  □晨报特派记者 李晓明 湖南长沙报道

  王峥嵘向罗彩霞给付4.5万元赔偿金,罗彩霞放弃其他诉请。轰轰烈烈的“罗彩霞事件”以一个灰色“幽默剧”作为结尾,让关注者深感失落。对此,罗彩霞也自感“心有愧疚”。

  “罗彩霞事件”被曝光后,罗彩霞已经不再是一个普通人,她成为揭露强权,追求公平正义的一个“符号”,成为那些被侮辱、被损害的弱势者心目中的顽强“斗士”。最终,她选择了调解,不再追责,也让其“斗士”的形象轰然坍塌——“我只是一个普通人,配不上绚丽的光环,也承受不了沉重的枷锁。 ”

  但是,也许不会有多少人知道,从去年3月罗彩霞发现自己被冒名,到现在的这个“调解结案”,将近18个月的时间里,这个1986年底出生的小姑娘,为了做回“自己”,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又承受了多大的压力,演绎了一幕现代版的“秋菊打官司”。然而,漫长的消耗战让其身心俱疲,最终选择了妥协——“对我来说这是个解脱,我希望能重新开始我的生活”。

  案子了结之后,罗彩霞在宾馆一间安静的房间里,接受了晨报记者采访,向记者道出了18个月以来的心路历程和点滴感悟。

  走投无路才求助媒体

  站在故事的结局,再来回望开始,罗彩霞称自己“不后悔”,因为有个目标在她心中无比坚固:“一定要拿回自己的身份。”

  去年3月1日,罗彩霞于偶然间发现自己身份被人冒用,她最开始想到的就是要为自己讨个公道,但等待她的却是一条无比艰难的维权之路。

  “最开始我还想事情能和平解决,但后来发现自己太过天真。”起初,罗彩霞向造假的王家反映了情况,希望对方能给自己一个说法。但在与王家人的沟通中,罗彩霞觉得自己完全被“忽悠”了。“他们开始承诺过三五天就还我电子身份信息,并注销他们的证书,后来又说一个星期,再到一个月,再到两次来津欲说服我改变自己身份证号码。”为了让罗彩霞就范,王家还利诱称只要她同意改身份,就帮其解决工作。同时,王家在当地的势力也让罗彩霞在老家的父母遭到了一些无形压力。“我对他们的感情由同情到将信将疑,到失望,到绝望,到愤怒……”

  另外,维权之路在法律面前也处处碰壁。“给一个部门打电话,他们推给另一个部门;再打,又推一个部门,都说不归他们管,最后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罗彩霞一次次的努力,均被“相关部门”以“程序问题”挡回。公安部门不管,法院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立案,罗彩霞陷入绝望。“那时我习惯了等待,习惯了被拒绝。”但是,这些都没有消磨掉罗彩霞的斗志。“我觉得我活在世界上必须有自己的身份,这是一个尊严问题,我不可以放弃。”

  无奈之下,罗彩霞选择了求助媒体,4月份在网上发帖揭露此事。“我是走投无路才走上了这条路。”因为罗彩霞心中很清楚,“媒体是一把双刃剑,剑一出鞘,无从回头。”

  漩涡之中选择坚持

  受到媒体关注后,罗彩霞的事情迎来了转机。同时,也将罗彩霞本人推向了风口浪尖,身处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

  此时的罗彩霞成为最为火爆的新闻人物,媒体采访络绎不绝,其同学戏言,从1数到5,罗彩霞的手机必然响起。在媒体的宣传下,罗彩霞被塑造成一个草根代表反抗强权欺压的“斗士”。对于当时的媒体轰炸,罗彩霞坦言自己“脑子嗡嗡响,无法思考。”有种“身在云端,无法着地”的感觉。乃至案情的每一步进展,罗彩霞本人反而后知后觉,“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光环的背后,罗彩霞却承受着越来越大的压力,“网络和现实均有。”网上有人指责她“得理不饶人”,也有人指责她“别有用心”。

  更让罗彩霞揪心的是,远在家乡的父母也受到了骚扰,“濒临崩溃边缘。”这一切都让罗彩霞渐渐喘不过起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瘦了十来斤。

  但是,此时的罗彩霞心中仍然坚持着一个信念:“我一定会拿回我应得的一切,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会黑白颠倒。”她对记者坦言,那个时侯她没有想过这个事情会失败,虽然可能会付出时间、金钱或者事业上的代价。“如果拿回我的身份需要一年半载,那么我愿意承担这个‘一年半载’。”那个时侯,罗彩霞还在博客中表达了自己背水一战的决心:“如果社会最终放弃了我,我也会放弃这个社会!”

  在漩涡之中,这个原本性格开朗的女孩一直听着《隐形的翅膀》,写着“AZ,fighting!”来为自己鼓劲。在这样的坚持中,罗彩霞迎来了自己的毕业礼,心情稍感愉悦的她与同学道别,祝福伙伴一路顺风,奔向锦绣前程。

  为名所累异常敏感

  尽管顺利毕业,罗彩霞却发现自己已经回不到正常的轨道之中。因为,媒体上的那个“罗彩霞”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

  “毕业后,北京一所学校录取我当助教,但很快我就辞职了,因为那不是我想要的。”罗彩霞的助教生涯不到2个月,就从北京回到了天津。这次经历对她而言更像是一种“侮辱”。罗彩霞表示,当初学校说录取她是因为她的个性,看到了她身上的潜力,想好好向教师方向培养。然而,事实却让罗彩霞看清,自己不过是一个借来炒作的棋子而已。“(学校)领导几次行政会议都涉及到‘罗彩霞来了后还没媒体来采访过’,该怎么用她呢?”

  从北京辞职后,也有媒体朋友帮罗彩霞联系到了一些工作,但是她都不愿去,因为她在意别人用她是因为“罗彩霞”这个名字,而不是她的能力。回到天津后,罗彩霞又陆续做过兼职导游,打零工等,一直是零零碎碎,没个安定。

  求职失败的原因,罗彩霞自己也有感悟:“很多用人单位可能都不喜欢我这样的员工,怕我动辄就用法律武器把单位告上法庭。”为此,她常常向家人和朋友感慨:“可不可以找份工作,他们不知道我是罗彩霞呢?”

  漫长等待身心俱疲

  等待复等待,等待何其多?一个个预测的开庭日期,最后都以失望告终,让罗彩霞在无止尽的等待之中,渐渐消磨掉了当初的信心和勇气。“开始是身累,后来是心累,再后来身心俱疲。”漫长的等待让罗彩霞忐忑不安,工作也始终没有着落,而流言蜚语则让她变得越发谨言慎行,并开始流露出灰心撤退的念头。去年10月,王峥嵘被法院以伪造国家证件罪判刑两年。对于此事的看法,罗彩霞保持了沉默,因为她害怕受到再次伤害。“我不坚强,我老是一个人偷着哭。因为我的无能为力,所以我不再找寻真相;因为我累了,我只想快点结束这个噩梦!可真相是什么?我们可能知道么?知道了又能如何?”

  日子在等待中来到了2010年的5月,此时距离罗彩霞事件曝光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但开庭日期仍然遥遥无期。罗彩霞几乎陷入绝望,并想到了放弃,“那个时侯我真的萌发了撤诉的念头。”

  但是,她对于强权的伤害又无法释怀:“往事历历在目,忘不掉当初自己的无助,忘不掉家人的无奈与眼泪,更忘不掉‘被选择’和命运差点被玩弄于股掌的强烈屈辱感!”

  [晨报记者对话罗彩霞]

  调解,也是一种解脱

(责任编辑:www.xiaoshani.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