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傻你经典笑话大全-脑筋急转弯,笑破你的肚子,考究你的智商!
最给力的笑话笑傻你
热门标签: 专业
当前位置: > 365体育开户 >

都江堰援建人员忙于工作 不知女儿专业

时间:2018-07-11 17:4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AD300*250

  表彰大会上的“五好家庭”

  7月31日 第三天

  上海援建工程立功竞赛总结表彰大会在都江堰市举行,338个各类先进集体和个人受到了表彰。

  受表彰为“建设功臣”的雷军说,妻子一次开刀住院,一次摔伤骨折住院,也都是事后得知。这样的事例在援建过程中比比皆是。

  在指挥部的30多名援建干部中,他们大多40岁左右,上有老,下有小,也正处于人生压力最大、家庭困难最多的阶段。大家义无反顾地奔赴灾区,不提任何要求,不找任何借口,不讲任何条件,不计任何代价。

  这里讲述的仅仅只是其中的点点滴滴。

  在7月31日的表彰会上,邵霞拿了两个奖项,一个是“贤内助”,还有一个是“五好家庭”,后者是与丈夫王云恺共同的荣誉。

  这是邵霞第一次来到都江堰。

  根据自己的行程安排,邵霞将到都江堰的蒲虹公路工地以及绵阳板房工地参观,这些工地是丈夫王云恺“斗”过的地方。

  丈夫王云恺今年54岁,在地震后不久来到了四川绵阳和甘肃的文县,在完成1600多套活动板房的建设后,又转战到了都江堰,负责当地两个学校的建设工作。

  2009年9月,王云恺又转战到了蒲虹公路上,成为中铁24局都江堰灾后重建指挥部副总指挥。于是,两次回家的机会,均以支援灾区的需要而最终放弃。

  邵霞说,2008年5月24日,丈夫和工程队赶赴绵阳前,自己反复跟丈夫强调,有关荣誉和名利,都是假的,只要活着回来就行。

  但王云恺差点没能活着回来。

  中铁24局蒲虹公路建设项目常务副总指挥崔纯纯说,山上没水没电,常年阴冷潮湿。王云恺在山上住了两天,就关节肿胀,四肢酸痛。由于不适应高山气候,睡眠也会一直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

  2010年春节前,王云恺下山开会,但在会议过程中突然晕倒,被送往都江堰市中医院,根据诊断报告,王云恺是因胃部大量出血,导致血液量减少,最后引发了晕厥。王云恺因此住了一个星期的医院。考虑到上海的医疗条件较好,医生建议王云恺回沪治疗。

  大年夜,也就是2010年2月12日,王云恺在灾区援建了一年半后,第一次回到了上海。

  妻子邵霞埋怨,在上海工程技术大学就读的女儿临近毕业,他还不知道女儿读的是什么专业。

  春节期间的蒲虹公路进入了“决战状态”。3月10日,被上海医生嘱咐“不要操劳,好好休息”的王云恺,回到了都江堰的蒲虹公路工地,当天又上了山。

  表彰会上,包括王云恺和邵霞夫妇在内,一共有39个来自支援行业的家庭拿到了“2008-2009年度上海市五好文明家庭”的称号。

  经过1万多名上海援建者的两年拼搏,上海已实现“两个95%”,即完成援建总投资95%,完成“交钥匙”项目95%。

  目前,上海援建已交付工程竣工验收合格率100%;已有26个援建项目获四川省“天府杯”,6个项目获上海市“白玉兰奖”,8个项目获上海市工程优秀设计一等奖。

  会上透露,在8月中旬,上海市对口支援都江堰市灾后重建工程项目将全面竣工,9月上海援建任务将全面完成。

  在发稿时,邵霞和王云恺在蒲虹公路的“起点处”合了影。这是夫妇俩在两年时间内的首次合影。

  记者在都江堰采访时,采访对象讨论最多的是工程。他们很少涉及家人。一旦涉及家人,他们总会以“匹夫有责”、“男儿志在四方”将话题重新转移到建设中来。

  “舍小家,为大家”。

  8月1日 第四天

  慎终若始,争取达“一本”录取线

  早上8点,上海对口援建都江堰灾后重建指挥部就开始了忙碌。

  这是个星期天。距离正式验收还有4天。当日上午,总指挥薛潮再次来工地察看蒲虹公路。

  工期临近结束,他鼓励所有的工地项目部,坚持到最后,争取达到“一本”录取线。

  20分钟后,讨论结束。

  按照工作惯例,薛潮仍要上山实地察看。

  这一路上山,一共181道弯,最大坡陡超过了60度。

  途中,记者遇见了上山下山的村民,背着麻袋,观景台也聚集了不少人,前来观光的村民驾驶着摩托车,驻足停留,他们要先睹为快。

  那天,蒲虹公路还没正式开通。但山上两个村的村民开始忙活起来了,出售草药厚朴,村民迎亲,不时有小型面包车来往于蒲虹公路上。公路对村民驾驶的车辆提前开放。村民说,现在迎娶媳妇,比以前方便多了。

  薛潮和该工程的技术人员察看了一个观景台、一面挡石墙,一个180度的弯道,还有卡子垭口。

  卡子垭口,海拔1450米,是蒲虹公路的最高点,也是风景最引人入胜的观景台。

  车子驶近卡子垭口时,能依稀分辨出浓雾里的几个身影。叮叮当当的敲打声,却穿透了云雾,钻进了耳朵。那是工人们在观景台铺设地转,还有10多名工人在清扫着路面。

  薛潮关心观景台地面铺设的情况,滑不滑?稳不稳?什么时候能够完工?

  崔纯纯回忆,薛潮每次来蒲虹公路视察,差不多都要上到垭口,因为这是蒲虹公路工程中施工难度最大的一个项目。

  “两年来,各个项目的工作人员加班加点,坚持5+2(5个工作日加上两个双休日),白+黑(没日没夜),一天不当两天用,是完不成任务的。”薛潮说,但上海的援建注定要坚持到最后,两年内始终如一,慎终若始。

  这是一种创新的援建模式。上海对口援建都江堰灾后重建首任总指挥、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沙海林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上海从挑选、确定人选到指挥部开赴都江堰只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入驻开展工作后,创造了很多“第一”:当时是第一支队伍入驻开展援建工作;第一个签约,把援建项目都确定下来;第一个工程项目批量开工;第一个签订了经济合作协议。

  上海援建工作的高效率和高品质也有目共睹。在过渡安置房援建过程中,上海就提前完成了第一批2万套板房的建设任务,还受到了中央领导的高度肯定。

  沙海林认为,能够创造这么多“第一”,上海援建也始终保持高效运转,还是得益于积极创新了援建工作机制,坚持指挥部统筹,并对专项工作实行上海对口部门牵头负责。充分发挥了人才、技术、管理等综合优势,“授人以渔”。

  在蒲虹公路山下的金凤村以及附近的蒲阳镇里,每周二都是当地的“赶集日”,也是金凤乡最为热闹的一天。8月5日以后,厚朴运到这里,只需要不到20分钟的时间。出售药材的董则国说,在过去要走上半天的路,而这山路能否走,还要看老天爷的脸色。

  8月2日 第五天

  一座老厂房的变迁和新生

  壹街区里,人工的颐湖通水了,水位缓缓上涨。

  蒲阳河和颐河,一动一静。既是景区,又是居住区。

  但壹街区一期工程开发了0.77平方公里,不足全部面积的一半。上海援建方坚信,剩下的大作,都江堰市民会完成得更加精彩。

  一家具有50年历史的国有老厂,在两个世纪里,发生了不同的命运。它的出生和新生经历50年风雨,却总与上海结缘。

  四川青城造纸厂位于都江堰东北角,曾是当地赫赫有名的三大工厂之一。在上世纪50年代,作为上海支援内线建设的一部分,原上海轻工设计院设计了该厂的图纸。

  50年后,为了保护当地环境的需要,青城纸厂搬迁至外地。但老厂房留了下来,还经历了2008年汶川大地震。

  数月后,即2008年的10月,130名来自上海的专家来到这里,考察厂区附近的地理环境,并论证建设新城的可能。

  根据都江堰市灾后重建的规划,该市的东北角有1.5平方公里将由上海兴建居民安置点。该区域是都江堰地理位置较偏僻、城市化发展速度最慢的区域,而且工农业混杂,地形复杂。

  壹街区项目总负责雷军仍记得第一次来工地时的情景,杂草、水稻田,还布满了自然的水系,几乎等同于“沼泽地”的土地上方,架设着4根1万伏到11万伏的高压电线。

  他们要在一个月时间内,移走4根电线,还要清理出可开工程车辆的路,平整完1.5平方公里的场地。

  一个月后,拆迁完毕,该地块成为了工地,名为“壹街区”。

  50年后,在经历一场地震后,青城纸厂以“都江堰市图书馆”的面貌出现在了市民面前。

  2008年11月,在诸多专家反复勘察和论证后“丰富的城市生活的景观区”,逐渐成为大家的共识。

  “这其中,借鉴了‘上海里弄’和‘石库门’的布局,但远比封闭式的上海里弄布局上更为开放,”马荣军博士说,“这样会延伸街道的交通功能。”

  他解释,在壹街区里,街道不仅仅是交通的功能,作为‘公共空间’的街道,它和广场、公园一起架构成邻里的交流空间,丰富邻里的生活,同时具备了商业功能。

(责任编辑:www.xiaoshani.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