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傻你经典笑话大全-脑筋急转弯,笑破你的肚子,考究你的智商!
最给力的笑话笑傻你
热门标签: 小学
当前位置: > 365体育开户 >

工程师带建设者40天建成小学

时间:2018-07-11 17:4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AD300*250

  “雷军长”的24小时

  工期临近结束,雷军越来越舍不得离开。

  这名壹街区建设项目中的“军长”说,自己只是普通的一名建设者。两年内,在与同行的交流中,他们在干活上是一个比一个生猛。

  对于过去两年在都江堰的经历,雷军写了一首诗,“今生有幸,一生华章”。

  55岁的雷军是上海市建筑科学院高级工程师,也是壹街区工地的“总管家”。2009年6月1日,雷军来到了这片面积为1.5平方公里的工地。不到10个月的时间,工地已伫立起了居民房、图书馆、文化馆等建筑。既然是管家,也自然是工地上最忙的人。指挥部和工地上称他“雷军长”,最多时,他带领着1万多名工人,指挥600多辆工程车,奔走在1.5平方公里的工地里。他们又喊他为“雷公”,因为工艺一旦没让他称心,“老头子就会打雷”。

  之前,这位“军长”仅用了40天,就让4层的大乐小学封顶。现在,他的计划是在8月5日前,在当地政府评判为“社区理念领先20年”的壹街区里,能看到都江堰市民眼中赞许的眼光。

  凌晨4点

  凌晨4点,晨曦刚准备穿透云层,雷军就醒了。

  雷军说,自己想多睡一会儿,但已睡不着了。雷军摊开手掌,掌心布满了肉纹,“事情这么多,心思便也跟着多”。

  除了通宵作业外,早上4点,躺在床上或躺椅上的雷军,开始用一个小时的时间“想方设法”。这期间,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事情。

  工地里,与“雷军长”联系总有个习惯。

  “晚上发送给‘雷军长’的短信,总能在你醒来之前,得到相关的解答。” 中建八局壹街区工区长张益亮在工地工作了两年,在他的印象里,他与“雷军长”的沟通联系就没有中断过,也无法中断。

  据了解,在施工最高峰时,每天进出频繁的土方车数量达到了数千辆,有1万多名工人日夜忙碌。同时,有80名管理人员在现场监督。

  每天的天微微亮,雷军的手机就开始响个不停。“有时能打通‘雷军长’的电话,也是件幸运的事。” 中建八局的项目管理员陈玉峰说。

  清晨8点

  盛夏,当阳光毫不吝啬地洒入工地时,工人已是大汗淋漓。每天上午8点,是工地繁忙的时刻之一。通常情况下,工人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整,工作状态是最好的。

  “巡视”时间

  每天早上,“雷军长”都会巡视一遍工地,从街区到人工岛,在壹街区小学的草坪,还有颐湖周边的植被绿化是否铺设完毕。

  在早报记者第一次见到雷军时,他的裤腿和皮鞋沾染着泥。然而,还没来得及用手抹掉身上的泥灰,雷军就喊开了。“你赶紧跟我来吧。”雷军拉开了车门,车上却腾不出位置,因为堆满了图纸和安全帽。

  对于雷军的这副装扮,工作人员早习以为常。雷军身材瘦小,一戴上安全帽,整个脸都埋在了帽子里。

  这个上午,壹街区很安静。安静到不像是工地,四处还可以听到蝉鸣和鸟叫。

  最近一周,雷军一直“耳鸣”,说话的声音也提高了不少分贝。对此他屡屡向记者表示“歉意”。

  但在工地里,大伙儿都知道,雷军从进入工地后,就开始“打雷”,如果遇到让“雷公”上火的事,声音就特别响。“一旦他哑火了,多数情况是,他快要病了。”壹街区项目的规划专家、同济大学建筑科学与规划研究院马荣军说。

  上午,上海对口支援都江堰灾后重建指挥部总指挥长薛潮赶到工地。双方开了一个工地会议,指挥部就援建后期的工作作出部署。会议持续两个小时。雷军说,薛总巡视工地是个“常规动作”,从壹街区破土动工那刻就开始了。

  壹街区是上海市对口支援都江堰灾后重建安置受灾居民规模最大、投入最多、要求最高、功能最完善的重点工程。

  会议期间,雷军向大家介绍的内容越来越丰富:“蒲阳河的水马上引入颐湖,从空中俯瞰,流入颐湖的人工河道颐河将与蒲阳河河道呈现出‘握手’的形状。”“那边的民居是川西风格,但整体结合了上海里弄的开放式布局。”

  “建设中如何保护当地的生态系统是个不小的难题。”雷军说。马荣军博士也介绍,一是人工湖所形成的带水公园,保护了当地最高层级的生态系统。二是,民居中的部分砖瓦,是利用地震产生的民用建筑废墟,重新回炉后生产出来的,降低了能源消耗。

  雷军的办公室位于壹街区工地西北角,是用简易板房搭建的。午休时间,雷军也过得不太平,一直都忙着接电话和擦汗。午餐雷军让司机从外头买了两盒饺子和一碗稀饭。记者注意到,雷军只吃了一盒,只有6个饺子,稀饭也只喝了半碗。桌子上,用来擦汗的餐巾纸多了10张。

  下午3点

  下午3点,在壹街区商业停车综合楼的工地上,有关立柱在视觉上倾斜的报告,让雷军又坐不住了。

  从办公室到停车综合楼,这一路约有300多米,但还未来得及进行清扫。烈日暴晒下,灰尘被车轮卷起,送到了半空,沉闷的空气扬起浮尘微粒。来往的工人们扛着工具,头顶盖着块湿毛巾来遮阳。

  雷军步速很快,在他身后,两名助手及一名项目经理紧紧跟着。

  地下车库的一根立柱引发了此次“投诉”。这根立柱高约3米,看上去有点倾斜。雷军让工作人员作了垂直测量,但结果显示正常。在场的专家们立即找到了问题所在,工人往立柱上抹了砂浆,但砂浆需要凿平,就是这道工序出了问题。

  对症下药,雷军责令两名工人重新粉刷了这根立柱,要求工期不能超过2小时。

  入眠前

  入眠前,雷军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写工作日志——白天哪些干完了,哪些还要抓紧的,哪些可以提前收工,这样的工作日志,雷军记录了10多本。

  晚上10点,都江堰壹街区项目协调办发来电子邮件,壹街区的10多座桥正在征集桥名,询问雷军的意见。“桥名”方案有两种,第一是上海市各区县的名字,第二是以都江堰历史文化背景命名。雷军看了看,他更青睐于第二套方案。

  “这个工地不是我一个人埋头苦干就能得来的。”在给记者发送的短信中,他说。

  8月4日 第七天

  妇幼保健院的三个夏天

  3个夏天了。对于都江堰市最后一个在板房工作的医院都江堰市妇幼保健院而言,这是最后一个苦夏。他们即将搬入新址办公。

  8月4日,来自都江堰市疾控中心的检测人员正在对医院各项医疗辅助功能系统进行检测,包括空气压缩、层流空调等各项指标,并最终确认婴幼儿和孕产妇能否在该院接受相关治疗。

  根据运行计划,该医院搬迁新址后,将在8月25日投入使用,并将于9月9日诞生第一个婴儿。对此,陈堃院长说,这个时间还有可能会提前,上海的建设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8月4日的清晨,位于壹街区的都江堰市妇幼保健院内,医院搬迁和设备的调试检测同时进行着。医院副院长刘莉每天都要来看一眼。她说,自己已经很迫不及待了。

  目前,都江堰市妇幼保健院是唯一一座仍在活动板房从事医疗活动的医院。从2008年5月开始,这已经是第三个夏天了。2008年6月1日,都江堰震后第一名婴儿就诞生于这家医院。

  刘莉说,震后的景象很惨烈,到处在喊医生。特别是一些小孩子冰凉的尸体,被从废墟挖出来后躺倒在地上。旁边的父母亲一边哭,一边又摸着孩子,便产生了错觉。

  “父母察觉到孩子身体一动,便会大喊着要医生来看看,这么一喊,所有的父母都拉着医生来‘想办法救救’。”刘莉说,但医生们心里都知道,如果能救,肯定不会让孩子们躺倒在地上。

  刘莉说,她至今都不想再回忆第一年的夏天。

  第一个夏天,由于受损严重,医院从4层楼的老房子临时搬迁到了绿化带上的帐篷内。那时,一下雨,帐篷内就漂浮着鞋子,太阳一暴晒,温度就会高达40℃。

  后来,在上海和北京援建者的帮助下,医院在临近都江堰市的二环路上搭建起了活动板房。

  “那种感觉在灾区无法名状,就像是来到了天堂。”刘莉说。

(责任编辑:www.xiaoshani.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