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傻你经典笑话大全-脑筋急转弯,笑破你的肚子,考究你的智商!
最给力的笑话笑傻你
热门标签:
当前位置: > 365体育开户 >

南京民营博物馆调查:江苏第一民营博物馆险被拆

时间:2018-07-11 17:0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AD300*250

南京民营博物馆调查:江苏第一民营博物馆险被拆

等待开放的“大观园”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藏品太少 CFP


  你听说过间谍博物馆吗?这馆在南京,洋人不准进。你是否走进过秦淮河畔的钟表博物馆,透过那些难得一见的钟表来领略时间的隐喻。你对小偷的历史是否感兴趣?你想不想尝试自己做做竹刻……

  1996年,国家批准民间资本建博物馆,自此观复古典博物馆等第一批民办博物馆纷纷涌现。据国家文物局统计,中国目前拥有超过2970家博物馆,其中登记在册的民办博物馆近400家,而这个数字正逐年递增。目前南京市登记在册的56家博物馆中,民博就有10家,未注册的更多。它们大多在这座城市里安静低调,如隐士般栖居,等待被瞩目。

  首家民营博物馆漂流记

  在业内颇有声望的马未都,正日益焦灼。让他不安的,是他视如生命的观复,将不得不面临着因为拆迁而有可能关门的尴尬。

  因城市规划,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北京大山子附近开始拆迁,这里正是观复古典艺术博物馆的所在地。目前,这一区域已经基本拆迁完毕,独留下观复成为“孤岛”。按照规划,这里将是一片绿地。

  这不是第一次,可能也不是最后一次。

  1996年10月,观复古典艺术博物馆获准成立,成为新中国的第一家民办博物馆。1997年1月观复在北京琉璃厂开馆,2001年搬迁到南竿街,2004年又搬到了现在的东北五环外,14年来,观复声望日隆,但地理位置却日渐远离城市中心。

  通过定期策划组织专题展览、举办文化交流讲座等,加上成功的宣传和管理模式,观复博物馆名声在外,也因此成为业内人士评价的“惟一没有政府拨款,能够经营持平的博物馆”。

  马未都是个名人。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与王朔、刘震云等人一起创作了颇有影响的电视剧《编辑部的故事》等。80年代开始收藏中国古代器物,1992年至今出版多部有关收藏的著作,在《百家讲坛》彻底走红。但即便如他这样的名人,也面临博物馆被拆迁的尴尬。

  江苏“第一民博”险被拆

  拆迁的力量,总是让势单力薄的民办博物馆害怕。江苏第一家民办博物馆——王伯沆周法高纪念馆,也曾经险些被拆。

  8月13日,38.4℃的高温焖烧着南京城,但从中华门城堡东侧沿着明城墙脚下走进一个叫边营的地方,层叠的民房之中,隐约看见这座纪念馆,很不显眼,却很清凉。

  这座纪念馆原是国学大师王伯沆先生的故居。1994年,南京市对边营一带进行改造拆迁,这座故居也被列入了拆迁范围。

  后来,王伯沆之女、周法高之妻王绵专门从台湾赶回南京,多方呼吁,申请保留故居,几经周折,这座古宅方得以保全。1998年,这座老宅摇身变成了展示王伯沆、周法高两人生前收藏物的私人博物馆。也因此成为了江苏省第一家民办博物馆。

  可是这座安静的纪念馆中,却没有一个参观者。

  “馆不大,但东西不少,一开门,那就是钱啊!”金瑚是这里的看门人,也是王伯沆的亲戚,按照辈分,他的外婆是王伯沆的亲姐姐,除了搞卫生,每次开馆的时候,还有一个讲解员来这里讲解,“也是需要付钱的”,金瑚说,这笔费用都是周世箴给的。

  周世箴是周法高的女儿,是台湾东海大学的教授,每年5月至10月,她都会从台湾搬来南京,住进这栋老宅子里,“这段时间的周末,纪念馆才开,其他时间都关着。”

  龟鳖博物馆无人问津

  事实上,在南京,类似的民办博物馆,远比王伯沆周法高纪念馆要尴尬得多。

  1989年国庆节前夕,龟鳖自然博物馆顺利开馆。这座位于广州路乌龙潭公园内的博物馆,系由乌龙潭公园管理处原主任周久发老先生创立,占地6000平方米。

  建立之初,馆内收有中外龟鳖80余种,占世界已知龟鳖品种的36.4%,数量达千只,还收藏了距今已有一万五千年的陆龟化石一副。这里也成了交流、探讨龟鳖的科研、养殖和开发及中国龟文化探讨的活动中心,兴盛一时。

  据了解,自从周久发退休后,馆里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引进新的活龟鳖和相关展品了。从2001年前后开始,龟鳖馆因布局采光不好、陈列场地不够,同时又有不少龟鳖因水土不服而染病死亡后,展品逐年减少。

  如今的龟鳖自然博物馆,门口的石雕大龟孤独地“守”在馆外,乌龙潭公园里稀疏的人群过而不入,几乎没人注意到这个博物馆的存在。

  坚守的抗战博物馆

  位于铁心桥的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也并不热闹,除了周末和周一闭馆,其他时间都免费开放。

  “成本当然有,但是,我有能力让这个馆一直开着。”馆长吴先斌的办公室就在博物馆楼上。他是一个企业家,有一个很大的产业。但是,他又是个富有激情的理想主义者,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到跟抗日有关的史料后,一发不可收拾,收集此类史料,成了他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但吴先斌的热情,并没有被众多人“领情”。数日的连续走访,记者发现这座博物馆内,除了一名门卫恪尽职守外,鲜见参观者。而为了节省成本,门卫也关掉了博物馆内的空调和大部分电灯。

  吴先斌并不否认这一事实。他认为跟天气太热有关,但更主要的原因是,这个 “博物馆”相对专业比较枯燥,“只有那些有点兴趣,有点想法的人才会来参观”。

  事实上,吴先斌一直在持续地将一些新的理念注入自己的这座博物馆。他先是联合几个大学的学者和志愿者,走访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对他们进行影音资料的取证保全工作。他相信自己所做的一切终有一天会体现出巨大的价值。

  竹刻博物馆有钱有活力

  金陵竹刻是南京著名的传统工艺美术品类之一,享有“大璞不斫”,“寸竹寸金”之美誉,明时一度繁盛,甚至成为宫廷文化。可时过境迁,如今的南京城,鲜见竹刻匠。

  “我只是半路出家。”2003年,一次机缘巧合,经商的谷正宏与竹刻邂逅,一见钟情。之后,他多方拜师学艺,得以竹刻入门。同年,他在总统府建立了一间金陵竹刻工作室,交流展示竹刻文化。可一间小小的工作室并不能挽救竹刻的日益衰微, 2009年,谷正宏决心申请建立金陵竹刻博物馆,将这门艺术更好地保留下去。

  “馆好开,但活得好,才更重要。”谷正宏有他自己的绝招。个性加上产业运作,是他认定的发展之路。

  谷正宏手中有众多渠道与资源,他联合著名的竹刻艺术家设计开发了一系列个性的竹刻产品,在自己的竹刻加工厂中生产,而这些竹扇、竹雕、竹工艺品进入市场后,换来了资金。

(责任编辑:www.xiaoshani.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