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傻你经典笑话大全-脑筋急转弯,笑破你的肚子,考究你的智商!
最给力的笑话笑傻你
热门标签: 图片
当前位置: > 任博国际注册 >

《挟尸要价》发表时图片说明有误

时间:2018-07-11 16:5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AD300*250

《挟尸要价》发表时图片说明有误

张轶拍摄的原始图,拍摄时相机自动生成的编号为“DSC_7771”,拍摄时间为2009年10月24日16时50分。 张轶摄

《挟尸要价》发表时图片说明有误

8月21日,王守海站在当时捞尸体的渔船上展示捞尸体用的钩子。王守海称,每捞上来一具尸体,至少要花费半个小时整理钩子,然后才能再次下钩。捞尸体间的停顿并不是因为钱没到位而不打捞。本报记者 田国垒摄

  网络时代流行这么一句话:有图有真相。可近日围绕《挟尸要价》一图产生的争议证明,情况并非如此。

  2010年8月18日,第18届(2009年度)新闻摄影作品“金镜头”奖颁奖晚会在青岛举行。由记者张轶拍摄、《华商报》推荐的《挟尸要价》以全票赢得最佳新闻照片奖。图片说明显示,该图片反映的是荆州“10·24”事件中长江大学3名大学生因勇救落水儿童而遇难后,打捞公司有偿打捞尸体并现场索价的丑恶行为。

  19日,长江大学党委宣传部长李玉泉发文对《挟尸要价》一图提出质疑,李玉泉认为“这是一张误读、从而对人们产生误导的一幅照片”,并建议组委会和评委会撤销该照片的获奖资格。

  双方争议的焦点集中在《挟尸要价》一图中“白衣老人”王守海的动作是否在挟尸要价,并质疑王守海当时说过的话,是否跟张轶给《挟尸要价》一图标注的说明一致。

  挥手的动作,是要价还是指挥船靠岸?

  《挟尸要价》一图中牵着尸体的“白衣老人”王守海,现住在荆州市公安县埠河镇三八村,与“10·24”事件的发生地荆州市宝塔湾仅一江之隔。

  今年71岁的王守海,已经成为当地的“名人”。自去年10月24日到宝塔湾打捞3个遇难大学生尸体后,到药店买药时,店主对他说:“你现在成名人了啊,电视台都在放你,说你不给钱就不给人。”他远在武汉的儿子也给他打电话问:“爸,你怎么成反面典型了呢?”

  “这个事情不是这样子的,打捞过程中我根本没有谈价格,更没有挟尸要价,我挥手的动作是指挥船靠岸。”2010年8月21日,王守海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回忆了当时的情景。

  2009年10月24日下午,王守海正在一条巷子里打牌时,接到了同村人陈兴(音)的电话,“陈兴说宝塔湾出事了,让我多带一些钩子过去。”

  王守海称,只要陈兴给他打电话出事儿了,他就知道是有人淹死了,要他去打捞尸体。

  王守海介绍,这活儿他“干了一辈子”。以前是他和同村的渔民驾船去捞尸体,捞上来后死者家属给点劳务费。可六七年前,同村的陈波“见这里面有油水可捞就插了进来,还到工商局办了个手续”。

  据当地的知情人士介绍,陈波虽然注册了公司,但一没有人,二没有船,有事的时候主要就是找王守海等三八村的渔民去干。一般是陈波给住在三八村的哥哥陈兴打电话,陈兴再给王守海等人打电话。长期以来形成的规矩是,王守海等人“每捞到一具尸体得200块钱,没捞到的话就得几十块钱,打捞时间长的话给他们一份盒饭吃”。

  24日下午,接到陈兴的电话后,王守海带上以前用于捕捉大型鱼类、现在专捞尸体的“滚钩”,从长江南岸上船赶赴对岸的宝塔湾,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同村4位渔民。

  据2009年11月7日荆州市政府发布的《关于对“10·24”大学生救人事件中“荆州市八凌打捞服务有限公司”调查情况的通报》(以下简称《“10·24”调查情况的通报》)显示,14时20分左右,“10·24”事件发生。大约15时,陈波接到宝塔河“蓝色家园”旁停车场内一小卖部女店主电话说宝塔河这里可能出了事。约15时40分,两艘打捞船到达现场。

  “到了以后我就问岸上的人落水的位置在哪里,然后就往水里撒钩。”王守海称他撒下第一钩就捞住了一个,并很快就将尸体放到了岸上。

  整理完滚钩后,王守海又继续撒钩,一段时间后捞到了第二个。“钩子钩住了尸体的上衣,我让王文柱在尸体的手上用绳子打了个结,因为再落下去就不好捞了。”王守海说。

  《挟尸要价》一图拍摄的正是王守海打捞第二具尸体时的场景。

  中国新闻摄影“金镜头”大赛中,《挟尸要价》一图标注的说明是“‘……说好的三万六,钱到位了再往上拉……我只听老板的。’王守海站在船头,一只手牵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在水中,系着一具英雄的遗体。”

  但王守海称自己从未说过这样的话,“我当时挥手的动作是指挥船尾掌舵人将船靠岸,我当时挥手时说的是‘朝垄靠,朝垄靠’。”王守海说。

  “我只管捞人,捞上来一个事后从老板那里得200块钱,一具尸体多少钱,我不管这个事。”王守海说。

  王守海站在船头的动作是什么意思,当时他到底说了什么?这是《挟尸要价》一图引起争议的焦点。

  2010年8月20日,张轶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称:“他(王守海)那个摆手动作很快,摆手时说‘我只听老板的,老板说把尸体给了我就给’,这个时候我很快按下快门捕捉船头人的表情。”

  张轶称,打捞的全程他都在现场,并且是最后离开的,“我实在不明白长江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为何在这个时候要出来说这个事情,我想知道他当时是否在现场。”

  李玉泉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称:“我当时并不在现场,但事后找了很多在现场的人核实。”

  要钱一事确实出现过。王守海称,打捞上第一具尸体并将尸体送到岸上后,陈波对他说,“你们是第一次搞这个事啊”。“他的意思就是钱没有到位。”王守海说。

  但王守海称,当捞到第二具尸体的时候(即《挟尸要价》一图中的尸体——记者注),陈波并没有对他们说什么,“当时岸上好多人,他不敢这样搞,也搞不得,我就挥手指挥圣德义将船往岸上靠。”

  《“10·24”调查情况的通报》这样描述了第二具遗体被打捞出水的过程:“因挨了陈波的训斥,这次王守海手拉着滚钩绳子,王文柱怕遗体滑落,用一米多长的绳子将其遗体手腕固定,圣德义开船。王守海让圣德义慢慢将船开到岸边,不要太快,圣德义就将船绕了一圈。围观群众看到这个状况便起哄,陈波连忙跑下去叫王守海三人把遗体拖到岸边,王守海三人这才将遗体拖到岸边让学生拉上岸。”

(责任编辑:www.xiaoshani.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