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傻你经典笑话大全-脑筋急转弯,笑破你的肚子,考究你的智商!
最给力的笑话笑傻你
热门标签:
当前位置: > 任博国际注册 >

照片《挟尸要价》中老人:不给钱不可能捞尸

时间:2018-07-11 16:4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AD300*250

照片《挟尸要价》中老人:不给钱不可能捞尸

一张照片,把王守海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照片《挟尸要价》中老人:不给钱不可能捞尸

王守海当时用来打捞遇难大学生的工具。

照片《挟尸要价》中老人:不给钱不可能捞尸

王守海的家是一座两层小楼房,在村里家境不错。

照片《挟尸要价》中老人:不给钱不可能捞尸

备受争议的《挟尸要价》。CFP供图

  本报记者前往荆州实地调查“金镜头”最佳新闻照片奖《挟尸要价》背后的故事

  8月18日,一张由记者张轶拍摄的照片——《挟尸要价》,以全票获得第18届新闻摄影作品“金镜头”最佳新闻照片奖,但一场有关照片真假的风波却骤然而起。

  照片定格的故事是:2009年10月24日,长江大学3名大学生因救落水儿童遇难,但打捞尸体的公司却当场索要金钱。一名救人身亡的大学生的尸体被绳子绑住一条胳膊,尸体被挂在船边、泡在水里拖行。

  一边是舍己救人的高尚品德,一边是见利忘义的卑劣行径,人性当中最光明和最黑暗的两面在照片中同时得到凸显,让《挟尸要价》极具冲击力。

  然而,长江大学宣传部部长李玉泉却提出了质疑,他称,《挟尸要价》是误读照片,制造假新闻,建议撤销其获奖资格。经过调查,金镜头评委会于昨日公布了调查结果,称《挟尸要价》不存在造假。

  事隔近一年,照片《挟尸要价》为何会风波突起?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记者前往当地展开调查。

  文/图 记者何涛

  “我要是做错了什么,你让警察来抓我。”8月23日傍晚,看到又有记者前来,72岁的王守海显得有些激动。王守海是荆州市公安县埠河镇三八村的村民,他就是《挟尸要价》照片中用绳子拉着尸体的白衣老者。

  照片里,王守海穿着白衬衣、站在捞尸船的船头、神情坚定地挥舞着右手的形象传遍了网络。

  一连几天,王守海都在忙着接待记者,“有北京来的、沈阳来的、山西来的。”此外,主动找上门的还有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要替他免费打官司。

  争议一:王守海举着手干吗?

  王守海平静的生活发生突变源自2009年10月24日下午的一个电话。打来电话的人是陈新,也是三八村的一位村民,同时是“八凌打捞公司”打捞队长,专门从事长江沉船、沉物及尸体的打捞业务。陈波是陈新的弟弟,今年40岁,是“八凌打捞公司”业务负责人,1990年5月他因抢劫被原沙市市公安局劳教3年。

  陈新打来的电话内容非常简短:“你在哪里搞?多带些钩子到宝塔河。”王守海明白这是要去捞人。

  王守海称,他一直是给陈新打工,然后由陈新分给他捞尸的报酬,一般有几百元。接到电话通知的还有72岁的圣德义,他是陈新的岳父。

  当天15时40分,王守海连同其他4名村民驾着两艘渔船来到了事发现场。大约30分钟后,第二具大学生尸体被打捞出水。《挟尸要价》定格的场景就发生在此时。

  照片中一个关键点是,王守海举着右手、类似谈判的动作备受争议。王守海对本报记者表示,他当时的手势并不是停船,也不是谈判,而是让后面划船的圣德义赶快“往岸靠拢”。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圣德义也表示手势是要向前划,但当时王守海喊了什么,他并没有听清楚。

  争议二:为何不将尸体搬上船?

  《挟尸要价》照片中,救人大学生的尸体被绑着手挂在船边,在水中拖行,让许多人看了心酸,也让王守海饱尝骂名。

  记者调查发现,当时打捞尸体的渔船并不是王守海的,而是圣德义的。对于为何不将尸体搬上船的质疑,圣德义说,打捞尸体的渔船也是平时的居家船,要在船上开伙做饭,就像家一样。当地的风俗就是死了的人是不能搬上船的,“不吉利”。

  争议三:是误读还是挟尸要价?

  对于挟尸要价,王守海与圣德义都予以了否认。王守海说,他并没有与学生谈价,而是陈波与学校就捞尸谈价。

  荆州市政府公布的调查称,事发当天15时,陈波到达现场,与长江大学文理学院基础部副主任史千里商谈打捞费,约定每打捞起一具遗体要付1.2万元。在场的几名老师凑了3700元押金给陈波。

  到达现场后,陈波指令王守海5人开始打捞。大约过了30分钟,第一具遗体浮出水面。船上的王守海、圣德义、王文柱3人将其拖到岸边,学生抬着遗体上了岸。陈波见到后很生气地指着船上的3个人说:“你们是第一次搞这事啊。”准备第二次打捞时,陈波又上去跟校方要钱说:“打捞上来一具尸体,按规矩你现在要给我1.2万元。”从这种意义上来说,陈波团伙挟尸要价成立。也因为此,陈波构成敲诈勒索,被拘留15天,并处1000元罚款。

  对话王守海:不是我要钱谈价 我只是工作

  广州日报:你与陈波是如何相识的?

  王守海:我与陈波的父亲相识,但陈波现在不住在村里,他公司的打捞业务现在还在搞。

  广州日报:你是否陈波公司的成员?

  王守海:我不是公司成员。有时他哥哥陈新打电话,叫我们去帮忙。捞一具尸体,有时候给200元、300元的报酬。上次,打捞长江大学3名遇难的大学生,我得530元,因为是我出了钩子。圣德义出的船,他得550元。无钩无船的村民,每人得了500元。钱当天到位了,但后来又被收回去,是在记者发布会时退还给了学校。

  广州日报:今年还有再捞尸吗?

  王守海:今年又捞了3单。一次拿了几百元,一次拿了4000元几个人分了,每人拿了几百元。有些单位说好价钱又不算数,这没有什么意思。

  广州日报:有人说你们为了钱会见死不救?

  王守海:这不对,救人的大学生出事大约在中午12时,我到那里已是下午3时多,怎么能叫见死不救?

  广州日报:有人说你当天是挟尸要价?

  王守海:我不是挟尸要价。不是我要钱谈价,我只是工作,后来老板给我们多少,我们就拿多少。

  广州日报:你也救过人吗?

  王守海:救过。我救过在江里游玩快要淹死的人,这个人被救起来后,还买了酒和西瓜来感谢我。

  广州日报:如果不给钱,你们会帮忙打捞尸体吗?

  王守海:请人帮忙、吃喝都要费用。不给钱不可能。我不能说假话。

  广州日报:但是长江大学的3名学生都是救人遇难的,还要钱?

  王守海:不要钱,我的人吃饭找哪个?

  广州日报:事件发生后,村民们对你的态度有改变吗?

  王守海:还没有觉得,因为我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了。

  网友提出三大质疑

  记者逐一展开调查

(责任编辑:www.xiaoshani.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