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傻你经典笑话大全-脑筋急转弯,笑破你的肚子,考究你的智商!
最给力的笑话笑傻你
热门标签:
当前位置: > 任博国际注册 >

杨澜专访重庆市长黄奇帆谈户籍改革破冰尝试

时间:2018-07-11 16:3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AD300*250

杨澜专访重庆市长黄奇帆谈户籍改革破冰尝试

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右一)


  户籍改革 重庆破冰

  ——《杨澜访谈录》专访重庆市市长黄奇帆

  [主持人按]

  2010年8月1日,《重庆市统筹城乡户籍制度改革农村居民转户实施办法(试行)》正式实施,重庆户改自此进入实质推进阶段。重庆的目标是在十年内让一千万农民转户进城。中国的户籍制度因为弊端重重广受诟病,在过去的若干年当中,一些城市也先后进行了改革,但是往往也因为其复杂性不了了之,所以这一次重庆市的大动作就被许多的媒体称为是户籍改革的破冰之旅,它的成功与否对于全国都具有极高的参考价值,到底是夸下海口还是胸有成竹,对此举措出台的前前后后,杨澜访谈录专访了重庆市市长黄奇帆。

  黄市长在接受采访之前,首先给我们介绍了户籍制度改革的背景。

  黄市长认为,户籍制度改革的背景是中国的城市化与工业化进程与世界其他国家的规律的三种背离:一是其他国家的城市化都是耕地增加的过程因为城市里居住占地面积相应较少,农民进城后,在乡村的居住用地复垦成为耕地。而中国却面临巨大的耕地流失,原因之一就是农民即使住在城市,也仍然占有农村宅基地。二是发达国家城市化到达刘易斯拐点时,占人口较少比例的农民以务农的规模效应可以获得与在城里务工差不多的收入,从而基本消除城乡差别。而在中国进城务工的农民工老后再返回乡村,农村土地无法集约化利用,城乡差别依然巨大。第三个扭曲是农民进城受雇本应与城市工同等待遇,但中国的企业雇佣城市工和农民工在薪酬和社会保障方面没有做到同工同酬。推行户籍制度改革正是要纠正这三种扭曲。

  [正式访问]

  户籍改革究竟为了什么

  杨澜:黄市长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访问。最近重庆在做的一件事情,可以说在全国引起相当大的关注,这就是8月1号开始实施的重庆统筹城乡户籍制度改革农村居民转户实施办法。那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从8月1号实施到今天,两周左右的时间反响怎么样?

  黄奇帆:我们这个方案出来以后,应该说是引起了全国巨大的反响。重庆本地的农民工很高兴,因为他们有很多都是在重庆工作了五年,甚至十年以上的农民工,迫切希望真正成为城市一员。然后理论界、经济界、社会各界也都有反响。

  杨澜:实施到现在,从农民工的角度,他们的反响热烈吗?我听说有的区只有十几个人去申请?为什么会这样?

  黄奇帆:并不是媒体一报道所有人都知道了。我们首先是要培训户籍警,因为上万个户籍警,他要掌握政策,然后要培训企业,企业的工会、企业的经理。因为农民工在企业里工作。那么有几万个企业,如果在企业的负责层面、经理层面或者工会层面都不知道,也是不行的。

  所以我们是三个平台在推进这项工作,首先是千家万户相关联的户籍警平台,派出所的平台。第二是所有农民工工作有联系的单位平台。第三个才是农民工的家庭平台。家庭平台,脚长手快的信息灵敏的当然有那么几千人已经成了第一批转户的。在这个意义上,其实我们的速度还是非常快的,我们的指挥部和下面的工作人员,就只有500多人,这500多人,我估计这半年一年,别的事不干了,就干这活。因为大量的培训、大量的沟通、大量的宣传,还有大量的问题解答。你不能设想,几百万人都拥过来,排队都排不过来了,搞得反而乱糟糟的。我们现在的做法是一大批一大批的,不要蜂拥而来。

  杨澜:其实谈到户籍制度改革,一方面是把它放在中国城镇化发展的,前所未有的历史进程当中来看,同时也要把它放在从过去的50、60年的户籍制度沿革来看。做为城市的领导者,从历史的角度,你觉得户籍制度改革的方向究竟在哪里?或者说我们在做的这么多事情是为了什么?

  黄奇帆:你这个问题非常关键、非常重要。城市化、工业化是整个中国今后三十年长周期发展的内在动力,是未来发展的两个轮子。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很关键的是解决好农民工问题。中国城乡统筹的要害是农民工的户籍制度怎么解决好的问题。城市化、工业化不是城市人口自拉自唱、自我改善、自我发展的过程,本质上是农民逐步减少,农民工转化为城市市民的一个过程。这个过程有多长,城市化过程就有多长。城市化和工业化的过程也不是让农民简单的来城市打工,然后把打工的流动人口算成常住的城市化率,感觉我们的城市化历程从十几年前的百分之二十几,涨到现在的三十几、四十几,觉得城市化率每年涨一个点,几个点。如果按这个就觉得很好的话,那么再过二十年这些农民工老了又全都回到农村,城市化进展就会变成一个海市蜃楼。

  但如果把这个户籍制度改好,情况就会不一样。具体分层次的说,的确有五个好的意义:

  第一,农民工(在城里)工作几十年,让他回农村养老是不公平的,那么他在城里边呆着就应该跟城里人同工同酬同待遇,享受同等市民待遇。

  杨澜:这是一个社会道义的问题

  黄奇帆:是个公平问题。第二,当大量农民在城里真正呆下来了,那么农村的劳动生产率才能真正提高,十八亿亩耕地就不再是分配给八亿农民,可能是六亿农民、四亿农民,这个时候城乡的差别会缩小。

  第三,就是大量农民工进了城,事实上还使城市年轻化,因为他们二十几岁、三十几岁、四十来岁,总之使城市老龄化推迟,那么从这个角度,农民工给城市带来巨大的人口红利。

  第四,还能刺激消费。我们现在讲家电下乡,让农民消费,那么反过来农民工如果在城里变成有户籍的真正城市市民,城市市民一般一年会消费一万五、六千块,但他作为农民工或者农村的农民就只消费五、六千块钱。如果这三百多万人成了城市市民,事实上每年会增加三百亿的市场消费,那也是持久的消费推动。

  第五,当然是对整个城市的工业化、城市化发展产生巨大的推动力。宏观上这个地区城市发展的过程也需要借助人口,你不能想象一个五百万、一千万的新增长的人口都是白领、都是大学生。有时候认为蓝领年纪大了就应该走,这都是误区,都是既不理性也没人性的一种理解。在这个意义上把农民工问题解决好,宏观上和微观上都有巨大意义。

  农民工的问题其实本质上不是一个户口转换的的问题。中国的户口制度绑着国家对老百姓的各种利益,比如我们一个城市户口就绑着城市居民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住房制度、小孩读书的制度以及就业的制度。这些东西,都是要成本的。城市居民,城市的原住民,生而就有这个户口,就有这些保障。农村的农民在城里哪怕工作十年、二十年,小孩长大了要在这儿读书,还要付巨大的择校费,但国家规定城乡之间读初中、小学都不收学费,义务教育了。但是你没有这个地方的户口,你到这儿读书就要付五千、一万的择校费,其实是很不公平的。

  杨澜:而且到了高考的时候你还得回去参加高考,不能在这儿考。

  黄奇帆:所以才会有“高考移民”现象,很不合理。

  户籍改革成功关键在于处理好“八件衣服”

  [主持人按]

(责任编辑:www.xiaoshani.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