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傻你经典笑话大全-脑筋急转弯,笑破你的肚子,考究你的智商!
最给力的笑话笑傻你
热门标签:
当前位置: > 任博国际注册 >

深圳特区发展30周年回顾(组图)

时间:2018-07-11 16:3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AD300*250

深圳特区发展30周年回顾(组图)

当年的拓荒者,千辛万苦中建设深圳 深圳特区报记者 郑东升 摄


深圳特区发展30周年回顾(组图)

1990年移山填海的盐田港 郑东升 摄


深圳特区发展30周年回顾(组图)

1992年,小平同志在当时的中国第一高楼———国贸大厦发表“南巡讲话”   郑东升 摄


深圳特区发展30周年回顾(组图)

2010年繁忙有序的盐田港 郑东升 摄


  三十而立!

  书写了30年的渔村传奇,而今,又散发出另一番韵味———这里,是30岁生日的深圳;这里,是新的开始,别无包袱,满怀梦想。

  这片1953平方公里的土地,承载着改革的梦想,从大规模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起步,经济建设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高速度———2009年,深圳市本地生产总值达到8201.23亿元,比1979年增长979倍,创造了世界城市经济发展的新速度。而以人均GDP计,2009年深圳就冲至1.36万美元,达到国际公认的中等发达水平,位居全国大中城市之首。

  30年来,深圳日新月异,日趋优美……

  经历了曲折、突破和再发展,深圳用30年的时间,为中国改革不断探索。而立之年,这座站在“3.0时代”新起点的城市,迎着全球金融风暴,在发展模式转型的时代主音里再一次出发,正如明年夏天将在这里召开的大运会口号一样———

  START FROM HERE(从这里开始)!

  “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

  这句话,激起了一代又一代中国商人创业的热情,启发了无数中国企业奋起的梦想;这句话,从谈钱色变的偏见与困局中脱颖而出,理直气壮地高扬着效率与价值的大旗,让一个民族迈向市场经济的脚步势不可挡。

  来自改革开放的前沿———深圳的“冲破思想禁锢的第一声春雷”的特区语录,拉开了这块神奇土地上经济腾飞的序幕。

  试水,这里迎来别样春天

  “一九七九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神话般地崛起座座城,奇迹般地聚起座座金山……”30年,往事历历在目,深圳确实凭借政策的先机迎来了不一样的春天。

  也许是巧合,就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的同一天,一家名叫怡高电业厂的企业,在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宝安县石岩公社上屋大队呱呱坠地,成了中国内地首批、深圳市第一家“三来一补”企业。为什么选址深圳?香港怡高实业公司负责人冯志根是这样解释的:“当时我们在香港开出每天100元的薪水,也招不到一个工人;在深圳,我们打出月薪100元的牌子,工人们都抢着来做。劳动力便宜呀!”

  巧借先机起步,怡高电业厂的“贴牌生产”走在了时代的前端———事实上,它是菲利浦品牌在中国内地一个小小的加工车间———港商出技术、出资金、出机器,上屋大队出劳动力。深圳人至今仍然承认:“深圳制造业起步于当时港商、台商们带来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

  从那时起,深圳就拿下了多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第一”:1979年,香港妙丽集团董事长刘天搭着自行车过罗湖关,在深圳开建全国第一家合资酒店;同年,泰国农牧业大王谢国民取得了深圳市“001号”中外合资企业营业执照……

  转身,这里通往中国硅谷

  要继续发展,深圳的企业是敏感的,也是自觉的。

  当土地、人口、环境、资源难以为继的时候,宿命般的转身必定会悄然而至。20年“筑巢引凤”之后,“三来一补”企业面临着两种选择:要么向高新企业转型,要么自动关闭或者外迁。

  在传统的制造企业还在犹豫不定之际,怡高电业厂已经提前转身:2003年,怡高电业将研发部门从香港迁至深圳;2007年,又整体搬迁至龙岗大工业区,启用“深圳全能电子有限公司”的新名称,新厂占地8万平方米,员工1800多人,年实现利税4267万元,成功完成由劳动密集型企业向高新企业的转型,并跻身“深圳市重点扶持高新企业”之列。

  在深圳,像怡高这样的企业,枚不胜数。带着敏感的商业头脑,身处改革开放的前沿,早在亚洲金融危机到来之际,深圳便或自发或被动地开始了领先于全国的转型。

  从“三来一补”到“腾笼换鸟”,深圳走在了前面,成为全国创新型城市试点,并走上了“中国硅谷”之路———当年名不见经传的华为、中兴齐齐于全球开疆拓土,比亚迪的新能源汽车被纳入国家产业战略布局,赛百诺成功研发出世界第一种基因药物,朗科向欧美巨头索取闪存发明专利费……一个又一个企业的成功,成为深圳华丽转身的最好注脚。

  飞跃,这里打造文化名片

  经济在腾飞,但深圳并没有让自己成为“文化沙漠”里的“经济动物”。参观过上海世博会的人都知道,在世博园城市最佳实践区里,深圳并没有展示自己的经济奇迹,而是选择了大芬村,这个著名的城中村的变迁史。

  细细品味,这种独特的选择意蕴深长———将文化产业作为自己的城市名片,深圳,不仅要做曾经的中国工业企业龙头,还要做未来的文化产业重镇。

  接单定做,批量复制,像流水线一样生产油画,是大芬自发形成的油画产业模式;而从临摹到画框制作、装配、托运甚至旅游观光,大芬油画村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每年油画销售额4亿多元,其中七成出口到国外……大芬村的成功,似乎给产业转型升级带来了另一种启发:文化创意产业,也可以是“腾笼换鸟”的一种选择。

  在深圳,这样的场所也是随处可见,无论是娱乐文化与IT技术高度融合的A8音乐集团,还是“文化+旅游”的锦绣中华、世界之窗和欢乐谷、茶溪谷,抑或“文化+资本”的华强集团模式……正因如此,2009年深圳文化创意产业全年增加值高达531.3亿元,同比增长5.04%。

  “特区精神”名叫“创新”

  从一个“特”字开始,这个城市就注定了不平凡。

  30年前,这里要当“试验田”,“要杀出一条血路来”,要“摸着石头过河”,只有政策,没有资金,怎么走?深圳想出了“招商引资”这种让当时的中国举国震惊的方式。

(责任编辑:www.xiaoshani.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