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傻你经典笑话大全-脑筋急转弯,笑破你的肚子,考究你的智商!
最给力的笑话笑傻你
热门标签: 挟尸
当前位置: > 任博国际注册 >

打捞公司老板挟尸要价被拘后仍做相同生意

时间:2018-07-11 16:1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AD300*250

打捞公司老板挟尸要价被拘后仍做相同生意

“挟尸要价”风波之后,打捞船依旧在岸边“等活儿”,只是渔民们早已三缄其口了


打捞公司老板挟尸要价被拘后仍做相同生意

如今,冬泳队几乎成了当地的义务救生队,他们每天自发在江边巡逻,抢救落水者。


打捞公司老板挟尸要价被拘后仍做相同生意

纪念大学生救人的“人链”纪念碑。


打捞公司老板挟尸要价被拘后仍做相同生意

危险的宝塔湾


  8月18日,一张由记者张轶拍摄的照片——《挟尸要价》,以全票获得第18届新闻摄影作品“金镜头”最佳新闻照片奖。颁奖次日,长江大学宣传部部长李玉泉提出质疑称,《挟尸要价》是误读照片。一场有关照片真假的风波骤然而起。

  23日晚十点,“金镜头”奖组委会公布了对《挟尸要价》照片真假的调查结果,这张备受争议的照片被认定为真实的,风波暂告一段落。为了探寻“挟尸要价”的详细情况,独家深读记者亲赴荆州,走访了出事现场、事件当事人以及现场目击证人,然而关于这场事件真相背后的真相,更值得令人深思——挟尸、要价、捞尸人、渔船、学生。

  《挟尸要价》在经历真假和道德考验的同时,反映出的是更多关于人性的思考。

  捞尸人王守海

  老板要求挟尸 我并没有要价

  “把老子弄成这样子,事情闹大,我就跟张轶打官司。”这是见到王守海时,老人反复说的一句话。72岁的王守海怎么也没想到,活了大半辈子,自己将以这种方式成为“名人”。在荆州市公安县埠河镇三八村,他偶尔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只是没人敢在他面前多说那天的事儿。

  王守海穿着白衣、站在船头、手牵尸体、神情坚定挥舞右手的形象,通过那张照片迅速传遍网络。

  对于照片中的情景,王守海坚决否认是在“挟尸要价”,“当时,捞上来的是穿白色衣服的,正要往岸边靠,喊了什么,记不清楚了,但我敢肯定,没有喊‘钱不到位,不靠岸’之类的话。”

  说完这句话,老人的神情显得更激动,晒网的手有点发抖,挂了两次,才把网挂好。

  2009年10月24日,成了王守海平静生活的分水岭。那天,王守海接到一个电话,要他多带些钩子到宝塔湾。王守海知道,这是又遇到了“活儿”——捞人。

  在三八村,有些渔民和王守海一样,平时打鱼,当宝塔湾出事儿了,他们去干兼职,“除了捞人,我还捞过汽车。”这些年,他们一直给同村叫陈波的人打工。他有一个专门从事长江沉船、沉物及尸体打捞业务的公司叫“八凌打捞公司”。

  当天15时40分,王守海驾着渔船来到了事发现场,随同的还有4名村民和一条渔船。

  “三具尸体,都是我捞上来的。”捞尸人王守海回忆说,“第一具穿的红衣服,第二具是白衣服,第三具是蓝衣服。”

  《挟尸要价》照片就定格在他打捞上第二具救人学生遗体。

  在王守海的记忆里,前两具遗体很快就打捞上岸啦,只是在打捞第三具的时候时间长了点。

  据当时的媒体报道,“陈波给船上的王守海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停下来。在把第二具遗体放到岸边后,王守海驾船退到了沙洲边上,大家蹲在船上抽烟,等着老板陈波的下个指示。” 

  “打捞工作就此停顿。半个小时后,钱送到了,陈波下令,大家再次开始搜寻。5点,‘蓝衣服’,最后一具遗体,终于被打捞上岸。” 

  王守海说,作为兼职的副业,捞尸一般得不到多少钱,“捞上来,一般有几百元钱,捞不上来,只有一百多块。”

  捞尸谈价,并不是打工的决定的,一般都由陈波出面谈价,谈妥然后打电话叫他们过来。事后,王守海得到了530元,“回来看电视知道是救人英雄,我把钱又退回去啦。”

  “我就是一个打工的,老板说让捞人,我们就过来捞,什么‘挟尸要价’根本跟我们谈不上,我只听老板的,老板让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要是真有问题,你们就去找陈波。”这次事件后,王守海觉得别人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了。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那张照片惹的祸。

  而在三八村村民眼里,王守海是一个安分守己的老人,平时除了打鱼,还喜欢打牌,对人也很和善,“报纸上说得太过分了,把老头弄成现在这样,事情都过去了,何必要再翻出来。”一位村民对独家深读记者说。

  冬泳队

  挟尸要价没错

  看见陈波数钱

  在王守海的打捞船没有到来之前,最先开始施救的是冬泳队的队员杨天林、鲁德忠、韩德元,他们共救出了6个人。“整个的救人过程就5分钟。”韩德元说。他在水里救起了两个学生,险些丧命。“救完人后,很大一会,陈波先过来,然后渔船才过来的。”

  “‘挟尸要价’是真的,很多人都看见陈波在那儿数钱。”冬泳队员罗鸿飞告诉记者。那天,他正在河中的沙洲上玩,看见岸边人越聚越多,知道又出事了。游回来后,他在岸边目睹了打捞的全部过程。

  “一开始,打捞上来两具,然后船就划到河中央不动了,待了好一段时间。那肯定是因为价钱没谈拢,不捞了。”在罗鸿飞的印象里,打捞尸体经常因为价钱谈不拢,而无法进行。

  谈起当天王守海的动作,罗鸿飞说,那肯定不是他在谈价钱,一般打捞船过来,都是陈波把价格说好,才叫过来的。“看那动作,估计是说‘我把人捞上来了’之类的话,但我敢肯定不是在谈价钱。”

  但对于“挟尸要价”,冬泳队员们认为,这是事实,没有什么假的,“要不然,按照他们的专业程度,最多三十分钟就能把人全部捞上来。”

  在场学生

  打捞时间很长 渔船没管救人

  “我记得当时打捞时间非常长,那段时间太难熬啦。”长江大学广电系学生韩菲菲(化名)告诉记者说。

  韩菲菲记得,那天当她赶到事发现场时,人链已经断开了,好几个同学已经掉到了河里。“我们几个女生看见旁边停着几艘渔船,就哭着央求他们去救人,他们却无动于衷。最后我们都跪下了,他们也没动。”对于渔船没救人,她至今耿耿于怀。

(责任编辑:www.xiaoshani.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